作者:宁不呆

题引
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缘
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
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出色深处被隐去
–《青花瓷》方文山

十年后,他还是回到了这座幽深的庭院里,结
满春愁的庭院里。
抬手挑起青黄的竹帘,屋外飘着漂濠细雨,墙角那丛芭蕉生得愈发高大,翠绿的叶子一重又一重着,仿佛在无边烟雨里永远不愿展开。十年前,也是这样烟雨迷蒙的时节,他为了避雨误闯了进来。那时的庭院还没有这服的幽深,芭蕉不远处有株梨花,在烟雨里开得盈白如雪,闲闲逸出了墙头。像极了轻倚在屋檐下,静然听雨的那个女好。她着了一身霜色长裙,乌黑长发-直垂到了腰间,眸限微合,似睡着了一般,幕然含笑,梨涡浅浅,只惜秀美面客上透着一股子病态之美。
单薄身子柔柔的倚在屋檐下,蒙潆细雨湿了女子额前碎发。也迷离他的双眼,他忘了避雨,也忘了牵马,就那般愣愣的在梨花树下呆立许久。
直到身侧的青骢马忽而昂起了头,扫落了枝头梨花簌簌,这才一定惊醒了他。檐下女子也在此时缓缓睁开了眼,目色从容的看着他,看了许久,才见女子转身回了屋。
烟雨澧了衣衫,透过后背凉意初骨。不知为何,他忽而有了一丝失落,一丝惘怅,就像卷在烟雨里的芭蕉叶-般,冷清清的目光落在墙角,既而多了一分落寬。避雨的念头已然全无,他牵起了身侧青骢马,正欲冒雨离去时,忽觉头顶天光-路,烟雨停了。抬眼一看,却是- -柄纸伞速却了烟雨,水红伞面细细勾勒了几朵梨花清艳,一如转身而
遇的那张面容。
他看了女子- -眼,慌忙低下了头,手中的缰绳提得更紧了。他实在不知如何开口解释,只是为了避雨,无意间进了这座古老的庭院。庭院后门是开着的,门环早已沾满铜绿,四下显得如此陈旧古老,他还以为无人居住,才冒失的闯了进来,不想竟有女子闲居于此。女好什么也没说,只是将手中纸伞递给了他,而后转身走进了烟雨里。他握着纸伞,愣愣的看着女子婉约而居弱的背影,不经意间散开了一种莫名哀愁。
“诶,多谢!”他终于朗声开了口,却只说了句道谢。
女好闻言,蓦然回首,嫣然一笑,刹那枝头梨花簌簌飘落,落在水红纸伞间,盈白如雪,美得不可方物。他张了张口,终是什么也未说出。烟南蒙蒙,撑着纸伞,牵着青骢马,仍立在梨花树下,一直到女子踏入了屋檐,转入了屋里不见。十年过去,他不知女子的芳名,也不知女子的来历。十年来,他走过许多地方,见过许多女子,却总也忘不了,女子那回幹一笑。
是以,他还是回来了,回到了这场烟雨里,这座结满春愁的应院里。只是,烟雨依旧,庭院依旧,而伊人不复。听说,是远嫁去了邻镇,五年前便病死在夫家了,也真是红颜薄命。
这一回,他有意走进了这座庭院,为了寻人,却只能避雨。他推开了屋门,轻倚屋檐下,缓缓合上了双眼,静静听着雨落。修长双手间拿了一幅画卷,画中有无边的蒙源烟雨,有一树盈白梨花,有滴雨不绝的屋檐,屋檐下却没有藏了十年的女好。
只因,那张如梨花般清秀的面容,早已藏进心底。

 

 

获取更多想法,点击:偶然想法必然行动

发表评论